淮阳县祥瑞蒜业有限公司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看台湾人是怎么看待大蒜价格

2016-08-12 10:57:03 淮阳县祥瑞蒜业有限公司 阅读


公共電視/我們的島/第766集《大為失「蒜」》
注: 1人民币=4.7台币


「辛香」、「嗆辣」、「高大蒜素」,是台灣蒜頭的特色。照理說,台灣的家庭或店家,一整年都在消費食用蒜頭,應該供不應求,但您有注意到嗎?台灣今年的蒜頭滯銷特別嚴重,農民種蒜,一點都不划「蒜」...

今年蒜頭滯銷特別嚴重

來到雲林盛產蒜頭的莿桐鄉,蒜農黃素玲帶領我們走進倉庫,映入眼簾的是滿坑滿谷的蒜頭,「從清明節開始採收,經歷4、5、6月,才賣一成而已」,聊到今年的蒜頭銷售,黃素玲一邊剝蒜頭,一邊搖頭,因為蒜價不到去年一半,蒜農不是賠錢出清,就是把蒜頭堆在倉庫裡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蒜頭之所以滯銷,農糧署解釋,是因為2013年的寒冬,特別適合蒜頭生長,因而超產5000公噸,加上歐美進口蒜頭延遲到貨,打亂了市場行情。但是台灣蒜農協會理事長林俊甫卻指出,蒜販不肯收購才是主因。

蒜頭超產五千公噸

蒜農胡永芳說,蒜頭交易和其他蔬菜不同,很少進到拍賣市場,主要由在地蒜販掌控,「年紀大了,沒力氣載去賣了,沒有蒜販,咱的蒜頭就銷不出去」。但是今年的蒜販特別靜悄悄,懷疑是在囤積蒜頭,想要操縱蒜價。

黃素玲也想不透,市場上的蒜價上看50元,北部地區還賣到80元,但村內最近很少有蒜販來收購蒜頭,若收購也只有11元的水準?為何從產地到消費端,價差那麼大?

林俊甫解釋,一般的葉菜類,因為易損易爛,無法儲藏太久,很少有滯銷炒作的機會,「但是蒜頭就不一樣了」,可從農曆3月放到10月,甚至到隔年,蒜商可伺機而動,價格不好就囤積,待市場價格上漲,再一舉傾銷,等於多賺一筆。

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,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指出,台灣農產的產銷環節太多層,蒜販、中盤、大盤、果菜市場、菜市場攤販再到消費者,即使每個環節只加3成利潤,都會變成10元蒜頭,消費者買到手已經是70元,中間經手數應該至少刪減一半,同樣都是3成利潤,農民收益會高點,消費者也可以買到便宜貨。

台灣農產的產銷環節過多

另一方面,為了解決蒜價問題,農糧署採取蒜頭外銷來因應,希望以出口消化國內過量的蒜頭,期待蒜價趕快回穩。不過「外銷越多,就是越賠錢」,蒜頭出口商黃乃徽指出,台灣的人工及生產成本高,蒜價高人一等,出口沒有價格競爭力。

林俊甫也補充,政府鼓勵蒜頭外銷,農民並沒有得利,盤商跟農民收購的價錢壓得低,「蒜農不太捧場」。

本土蒜價較高,出口沒有價格競爭力

蒜頭滯銷一時難解,中央推出的蒜價激勵措施,尚待發酵。不捨蒜農任由盤商擺佈,好人會館發起「志工剝蒜」及「蒜頭銀行」運動。主辦者先以高於蒜販的價格,收購產地滯銷的蒜頭,由消費者認購蒜頭,可先取走一部分等吃完了,再向蒜農提領,就像把蒜頭存在銀行一樣。

落實農地調查避免農產供過於求

蔡培慧認為,政府及民間為了拉抬蒜價,祭出外銷、加工、促銷、蒜頭銀行等措施,畢竟都只是在後端「補破網」,若要蒜頭滯銷不再發生,落實農地調查與登記,才能杜絕農產供過於求,農民種蒜才會划「蒜」。

读繁体困难的同志可以看下面的转换过来的简体

「辛香」、「呛辣」、「高大蒜素」,是台湾蒜头的特色。照理说,台湾的家庭或店家,一整年都在消费食用蒜头,应该供不应求,但您有注意到吗?台湾今年的蒜头滞销特别严重,农民种蒜 ,一点都不划「蒜」…
 
节目内容:
来到云林盛产蒜头的莿桐乡,蒜农黄素玲带领我们走进仓库,映入眼帘的是满坑满谷的蒜头,「从清明节开始採收,经历四、五、六月,才卖一成而已」,聊到今年的蒜头销售,黄素玲一边剥蒜头,一边摇头,因为蒜价不到去年一半,蒜农不是赔钱出清,就是把蒜头堆在仓库裡,不知如何是好。
 
蒜头之所以滞销,农粮署解释,是因为2013年的寒冬,特别适合蒜头生长,因而超产五千公吨,加上欧美进口蒜头延迟到货,打乱了市场行情。但是台湾蒜农协会理事长林俊甫却指出,蒜贩不肯收购才是主因。
 
蒜农胡永芳说,蒜头交易和其他蔬菜不同,很少进到拍卖市场,主要由在地蒜贩掌控,「年纪大了,没力气载去卖了,没有蒜贩,咱的蒜头就销不出去」。但是今年的蒜贩特别静悄悄,怀疑是在囤积蒜头,想要操纵蒜价。
 
黄素玲也想不透,市场上的蒜价上看50元,北部地区还卖到80元,但村内最近很少有蒜贩来收购蒜头,若收购也只有11元的水准?为何从产地到消费端,价差那麽大?
 
林俊甫解释,一般的叶菜类,因为易损易烂,无法储藏太久,很少有滞销炒作的机会,「但是蒜头就不一样了」,可从农曆三月放到十月,甚至到隔年,蒜商可伺机而动,价格不好就囤积,待市场价格上涨,再一举倾销,等于多赚一笔。
 
台湾农村阵线发言人,世新大学社发所助理教授蔡培慧指出,台湾农产的产销环节太多层,蒜贩、中盘、大盘、果菜市场、菜市场摊贩 再到消费者,即使每个环节只加三成利润,都会变成10元蒜头,消费者买到手已经是70元, 中间经手数应该至少删减一半,同样都是三成利润,农民收益会高点,消费者也可以买到便宜货。
 
另一方面,为了解决蒜价问题,农粮署採取蒜头外销来因应,希望以出口消化国内过量的蒜头,期待蒜价赶快回稳。不过「外销越多,就是越赔钱」,蒜头出口商黄乃徽指出,台湾的人工及生产成本高,蒜价高人一等,出口没有价格竞争力。
 
林俊甫也补充, 政府鼓励蒜头外销,农民并没有得利,盘商跟农民收购的价钱压得低, 「蒜农不太捧场」。
 
蒜头滞销一时难解,中央推出的蒜价激励措施,尚待发酵。不捨蒜农任由盘商摆佈,好人会馆发起「志工剥蒜」及「蒜头银行」运动。主办者先以高于蒜贩的价格,收购产地滞销的蒜头,由消费者认购蒜头, 可先取走一部分 等吃完了, 再向蒜农提领 ,就像把蒜头存在银行一样。
 
蔡培慧认为,政府及民间为了拉抬蒜价,祭出外销、加工、促销、蒜头银行等措施,毕竟都只是在后端「补破网」,若要蒜头滞销不再发生,落实农地调查与登记,才能杜绝农产供过于求,农民种蒜才会划「蒜」。
 
採访/撰稿:钱志伟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6.1.3 ©2008-2021 www.MetInfo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