淮阳县祥瑞蒜业有限公司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
不是跪就是爬 菏泽“蒜客”是这样工作的

2016-06-09 10:41:40 淮阳县祥瑞蒜业有限公司 阅读

自5月下旬开始,今年的鲜蒜在“蒜你狠”的喋喋不休中步入集中收获期。大蒜价格高涨,成为我市上万名挖蒜大军——“蒜客”的强大动力。“挖蒜钱,不好拿,不是跪着,就是爬。”流传在蒜客中间的这句话,描述了他们的工作状态。

  10天近两千元,“蒜客”在麦收前大挣一笔“小费”

 “距离小麦收割一周左右,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出来帮别人挖蒜,顺便赚点儿零花钱。”昨日,单县“蒜客”程良栋一边在巨野县大谢集镇一晚熟品种蒜田里挖蒜,一边笑呵呵地告诉记者。

  像程良栋一样有此想法的挖蒜人,在“蒜客”中占到绝大多数,每人每天基本上能挣到150元到200元。

  目前,大蒜收获机械化程度较低,基本都需要靠人力完成。而大蒜收获季节又恰逢小麦收获前的农闲时间段,正好为农民创收提供了时机。工钱虽然不多,但一个“蒜客”在10余天大蒜收获期能挣到近2000元钱,相当于种植2亩多小麦的全部收入。对以种植庄稼为主要收入的农民来说,这是一笔不小的“小费”。

  巨野县核桃园镇的“蒜客”谢玉梅年轻时在建筑工地打工,身体素质好又勤奋,很受老板欢迎,但近几年不再适合干建筑工作。“老不算老,少不算少,两个儿子都成家立业在外打工。老伴年纪大了,又得了糖尿病,离不开人,一年开销也不少。为不给孩子们添负担,我能干一点就干一点,将来养老时也好过一些。”她认真地说。

  中年农村妇女占“蒜客”八成以上

  5月31日,在位于巨野县的大谢集镇,连成片的蒜田里,一个个“蒜客”正热火朝天地挖蒜、剪胡、装袋、装车,蒜田里不时传出一阵阵清脆而不失爽朗的笑声。记者目测,中年农村妇女在“蒜客”中占到八成以上。

  “年轻人或者出去打工了,或者在本地创业,当然看不上挖蒜这一行当了。留守在家的老年男子体力跟不上这个强度的体力劳动,蒜农一般也不会雇佣他们,怕出意外。我们顶半边天的妇女,几乎成了挖蒜大军的主力。”“蒜客”刘丽笑着说。

  “蒜客”中的“娘子军”占据主导地位,不仅出现在巨野大谢集镇,像成武大田集镇、牡丹区黄堽镇等大蒜种植集中区均如此。原本基本上整年待在家操持家务或以干农活为主的妇女们,借此离开家门“放松”一下,各种欢笑声充斥在蒜田上空,就连闻讯赶来的飞鸟也会被她们清脆而不失爽朗的笑声不时惊飞。

  “说来你可能不会相信,我前天在刘庄村挖蒜恰巧遇到一位30多年未见的老同学。从小学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的好姐妹,没想到因为挖蒜而相遇。这两天,我俩天天在一起挖蒜,当年的趣事、分开后的生活……总有说不完的话题。我俩打算忙过这两天就互相串串门,认下干姊妹。”“蒜客”杜巧巧边拉过来身边另一位中年妇女边笑着告诉记者。

  “娘子军”“蒜客”在不耽误手中活计的同时,谁说个笑话,谁弄个家长里短,不时引起一遍遍哄笑和欢快声。

  整个链条中的最底端劳作者

  “不行,蹲得腿麻了,换成跪着挖一行再休息吧!”5月30日,来自曹县的62岁“蒜客”赵永亮正头顶骄阳“跪”行在成武县大田集镇一蒜田里挖蒜。望着身前已经远超自己3米有余的同伴,他感慨道:“年龄大了,腿脚身手大不如从前了,原先我可是村里有名的挖蒜快手,如今也只能跟在‘年轻人’身后慢慢挖了,一天也挣不多,就150元左右,一些体力强壮的人有时能挣到200元以上,今年算好的了,前几年行情不好时一天连100元钱都不一定能拿到,这都是汗珠子砸出来的辛苦钱啊!”

  连日来,记者走访巨野县大谢集镇、成武县大田集镇等大蒜种植集中区发现,相对人声鼎沸的大蒜收售场所和奔跑在乡间小路上的拉蒜车辆,“蒜客”的工作场景无疑是整个大蒜产业链上沉默而又艰辛的一环。

  “每年大蒜收获期也就10天左右,再加上这两天有点想下雨,蒜农催得很急,这中间还包括挖蒜、剪蒜、装袋、运输等过程。”来自郓城的58岁“蒜客”刘爱菊刚从金乡挖蒜回来,又再次投入到巨野大谢集镇一“熟人”的蒜田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在大蒜收获季,我市每年均有上万名农民挖蒜。“有的在本地,有的去金乡,‘蒜客’均是50岁以上的老年人或农村妇女,天刚亮就开始工作,午餐是蒜农提供的,直干到晚上七点多看不见才收工。去金乡等外地挖蒜比较辛苦,运气好点的能住上每晚10元钱的小旅馆,挤大通铺,有的只能睡在旅馆的过道上或露宿街头。”成武“蒜客”介绍人仝志斌告诉记者,相对蒜农的种植风险和蒜商的叱咤市场,“蒜客”只是风险较低、以体力换取微薄收入的最底端劳作者。

  安全意识差,危险常伴随

  在我市大蒜种植区的乡间小道上,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:一辆农用三轮车满载一二十名老年人或农村妇女,他们或蹲或站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车斗里,伴随着车辆疾驶和坑坑洼洼的颠簸,紧紧抓住身边任何能够固定自己的物件,怀揣着即将挣到钱的兴奋。然而,危险却也在时刻紧盯着他们。

  近年来,因为开着农用三轮车违法载人去挖蒜发生的交通事故已发生多起。其中,2013年5月,成武发生挖蒜车祸,5名农妇被撞身亡。同年5月21日早6时许,定陶一辆载有16人的机动三轮车,路经巨野县柳林镇附近翻车,当场造成3人死亡,后1人手术后不治身亡。据介绍,这些人本想去金乡挖蒜,因高速行驶发生严重交通事故。

  血淋淋的教训每年均有发生,而磕磕碰碰的事例更是数不胜数。针对大蒜收获季出现的类似违法驾驶、载客的现象,5月24日,菏泽交警异地执法行动走进巨野,共查处各类重点交通违法行为116起,其中因无牌无证驾驶农用三轮车违法载人的3名驾驶人已被拘留。10时许,一辆农用三轮车由巨野县青年路自南向北行驶,由于车后蹲坐着7名乘客,而且车辆没有牌照被交警拦下。后据司机介绍,他们均是准备前往蒜田挖蒜的“蒜客”。“由于驾驶人没有驾驶证、农用三轮车没有悬挂号牌,加上违法载人,驾驶人将面临扣车、15日以内拘留和1000元罚款的处罚。”交警告诉记者。

  除去路上的风险,“蒜客”还要经受烈日下的暴晒和高强度劳作的考验。“年轻人不愿干,老年人风险又过大,说实在的,我们招‘蒜客’时基本不找年龄过大的,挖蒜的劳动量太大了,万一有个什么闪失,还真不好办,去年就发生一起老人中暑累晕的事,可把我们吓坏了。这不,今年我只招年轻的妇女工。”成武县大田集镇蒜农晁广亮颇为无奈地告诉记者。

  在外出务工的大潮中,挖蒜这样短暂又辛苦的工作并不受人青睐,“蒜客”带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和希冀来到蒜田,虽有欢喜和快乐,但仍是最底层的艰辛者。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6.1.3 ©2008-2021 www.MetInfo.cn